top of page

星期二特写 | 我们这一代:职场篇



千禧一代平均两年九个月换一份工作。他们跳槽成性吗?

享受不专心  追求多元化

广播主持人张颖双是一名29岁的千禧族,她承认“千禧一代的人永远就是在寻找突破、更高的薪水、更高的职位。”但如果能为喜爱的工作每天忙足十六小时,她会非常享受。

张颖双现在的职业符合千禧一代对工作的想法:有多元发展空间,又有掌控工作内容的权力。

张颖双希望呈现自己多元化的一面。

“像现在来拍星期二特写,明天我就拍Hush播客,后天我去主持一场活动等等。我就是杂而不精。”

“不专心”或许对很多人来说不是好事,但她还是会坚持自己认定的想法。

“什么可以让我改变我的想法呢?那就是我失败了之后,我才会改变我的想法,但我至少要尝试。”


没有负担牵制  看准才投入

25岁的陈伟杰在父亲的湿巴刹摊位兼职售卖鱼丸和酿豆腐,希望有一天能接手家业,并以新一代的方式经营。他的正职是一名复印机配件销售员。

陈伟杰希望有一天能接手父亲的摊位。

陈伟杰两次创业,生意都不持久,他视为做实验,借以找出自己真正的兴趣。但家人并不支持他创业。

“他们每次想说,为什么你要去找麻烦,找屁股痛的东西来做。”

为了创业他辞了好几份全职,他不在呼老一辈嫌他不够专注。他认为这一代人有选择权,没有必要那么早投入到一份职业中:“我觉得不是投不投入,而是要看准才投入。”


15年9跳  寻找职涯甜蜜点

36岁的林幸妮十五年内换了九份工作。

她认为自己的履历能显现自己多方面的经验,而且她视换工作为成长机会。

她现在还是一名职业教练,教导千禧一代怎么成功跳槽。

跳槽是一个捷径?

她说:“如果你跳得好,可以跳到更好的工作、更好的生活环境,这会变成一个捷径。”

像其他受访千禧一代,林幸妮也勇于寻找那份“对的职业”,她形容找工作就像谈恋爱,两方都要喜欢彼此。

“你喜欢做的东西,你做得好的,你可以在哪里得到薪水,三者中间,就是职涯的甜蜜点。”


工作如交易  付出多少得多少

相较之下,在网上创作插画和文章,教人理财的吴威俊(34岁)想法更务实。对他而言,工作就是一场交易,你给我多少,我就付出多少,一分钱一分货。

“可能老板会说,哎呀我们都是一家人,我要你牺牲一下、加班一下也没有什么。” 吴威俊不敢苟同。

因为不喜欢当员工的被动感觉,他创办了Woke Salaryman理财网页。自己当老板,他也展现了千禧作风。他不求员工长久贡献,抱着他们终究会离职的假定。他在面试时一定会问求职者离职后想做什么。

“如果我可以帮你靠近你的梦想,你可能帮我做工时会比较开心一点。而且你要走的时候,你可以早一点跟我讲,因为你也不内疚,我们都说过了。我也是有比较多时间来准备。”
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